首页资讯新闻正文

一线专访|高希希批导演“多宗罪”:小鲜肉没演好,不能喊卡

腾讯新闻一线 2019-06-13 07:28:41 0阅
download 高希希
腾讯《一线》报道 作者:胡梦莹、邵登
继十几年前出任过白玉兰奖评委一职后,导演高希希再度与该奖项结缘,接下今年电视剧单元评委会主席这一重任。在接受腾讯《一线》采访时,对于重任在肩,高希希表示他既忐忑又欣喜:“感觉把我架在那儿,有点找不着北。”
话虽如此,涉猎题材范围广阔、作品数量众多的高希希,对于优秀电视剧的评判,早就有相当清晰的标准:首先要有昂扬向上的主题、故事,对社会有责任感和使命感;二是剧中要有一群有价值、有性格的人物;三是要有精彩的情节,并适应时代的审美需求。
对于电视剧行业,他一直有他的理解与坚持。面对小鲜肉当道、注水剧盛行、影视行业粗制滥造等现象,高希希也毫不含糊地发表看法,并历数导演多宗罪。身为导演,他称自己再清楚不过影视制作的规律,“导演都是背锅的,导演才是创作的首要主体。”作品不注重细节?怪导演!演员选择有误?怪导演!小鲜肉演技烂被吐槽?还是要怪导演!
高希希义愤填膺地说:“你要当导演,就要对这个事负责。因为作品呈现出来,人家说是这个导演的作品。你自己在作品上都不负责,那你别干这一行!”
当主席:既欣喜又忐忑,担心同行让我“照顾”
问:这次担任白玉兰评委会主席,你认为优秀的电视剧应该具备哪些标准?
高希希:第一,优秀的作品必须养心,既养心又养目,目击而道存。也就是说,它首先得有一个优秀、昂扬向上的主题,不管年代剧或是现代戏都一样。第二,得有一个完整好看的故事。另外就是人物,需要有一群有个性发展的人物的存在。这三点是非常重要的。
download 马伊琍、高希希出席上海电视节评委见面会
问:首当评委会主席,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高希希:有欣喜也有忐忑。所谓忐忑就是把我架在这儿,心里找不着北,可又不想耽误这事。我担心有些同行们会误读,就是“你当所谓的主席了,我们都是好朋友,能不能照顾一下”的这种概念。这种事情不太可能吧。因为我也没有办法,我面对的是一个大的结构,它必须这么来进行,不是一个人能完全说了算的,是大家公平、公开、公正去面对一个事情,你还要凭自己的艺术良心去面对。
我喜欢白玉兰奖也就是因为这个。一是它题材的丰富性;二是它相对于其他奖项来说,它的公平性;三是对于评委的尊重性,这一点上我感到一种敬畏感。这是实话实说。
问:这次入围的十部作品,观众的口碑反馈及播出情况层次不齐。比如《都挺好》具备强烈的社会话题讨论度,但《创业时代》则口碑一般。作品的市场反馈、观众的口碑评判会影响评分吗?
高希希:我之所以喜欢白玉兰奖,是因为它的结构是做得很好的。在前三轮中,我们外围的数百个评委做了大量工作,他们的工作首先在哪里?一、把你刚提到的观众反馈的数据、电视台的播出数据及网络播出数据统统融合在一起,进行粗略的和二轮打分,评判出来作第三次打分以后才归纳。
这些分数不是他们个人拍脑袋想出来的,是每个人对作品筛选过程中,他们精心研究过的。再之后,行业内一百多个导演、制片人等一起又做了一次筛选。然后他们的数据归纳到德勤事务所,由德勤最终给到的数据构成提名名单。所以,这一块所谓的公正和公开性一目了然。
这就很像艾美奖之前的工作程序和过程。其他的两大奖这个流程是没有的。这个流程非常好,因为它既代表业内专业人士对于作品的评判标准,也把观众的评判结构和网络民众的评判结构融到一块进行筛选。这一块的重要性占到很大的比重,最后再给到我们评委进行第四轮、第五轮筛选,是这样一个过程。
批导演:小鲜肉演不好,就该让他演好了再给观众看
问:这次入围的某职场剧(指《创业时代》),很多人批判称里面的职场不像职场,比如刚毕业的学生可以住很好的公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谁该为这样的现象负责?
高希希:我不对作品说话。对现象我只说一点,就是特别应该谴责导演。因为这是导演的问题。你对要表现的那段生活都那么陌生,怎么能创作出优秀的作品?我觉得演员都是背锅的,导演才是创作主体,是创作的首要表现人。在这个问题上如果还是一味地觉得,我看到国外的片子就是这样表现的,他能住好公寓,我们也能。你要表现的这个时代结构,面对的人文不一样、人不一样,你得有自己要面对的话题和细节。
我们做历史剧,我对于合作伙伴和创作团队只强调一句话――细节。在大主题决定完以后,最重要的是细节,细节是历史的表情,也是决定成败的关键。如果观众对细节产生质疑或者忽略你,那么作品基本就要毁掉。
为什么现实主义题材那么难拍?因为生活在你我身边,稍微有点虚假,观众觉得身边的人不是这么生活的,立刻就拒你于千里之外。所以为什么老强调观众是上帝的?他确确实实是上帝,他不看你的东西,你不就完蛋了。这是很重要的原因。
download 上海电视节评委亮相
问:越来越多的年轻演员涉足拍戏,其中很多人没接受过专业培训,甚至唱跳歌手或选秀节目出身,但凭借庞大的粉丝基础,就能在剧中扮演重要角色。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高希希:还是那句话――怪导演。因为作品呈现出来是导演自己的,你要妥协,那就要承受其他方面带来的问题。这个演员表现不好,和演员自身是没有关系的,你得去把他弄好。因为是你让他承担这个任务的,否则他就当导演了。这个非常正常,问题就应该是这样解决的。
不能说每个人事不关己,你说这是老板让我用的,或者有其他的图谋,那你就别去干这个事,别去当导演了。你要当导演,就要对这个事负责。因为作品呈现出来,人家说是这个导演的作品,你自己在作品上都不负责,那你别干这一行了。
对于青年演员来说,当然要把自身准备好,对自己负责。所以说,其实是一个双向责任。他要对自己负责,可他毕竟年轻啊。你作为导演,你更要对自己负责。归根到底是责任心的问题,你对观众没有责任心,那你拍成啥样是啥样,反正有粉丝喜欢也算是喜欢吧。
严格意义上,去怪那些青年演员是不够公正的,因为这里面有好多问题。我们都知道,电影或者电视剧,都不是你一拍脑门就可以拍的,它有方方面面的结构关系,有投资人、出品方以及导演,各方面都要去面对这个话题,不是一个小年轻要演就能拍的。因此,方方面面的人都得为他承担责任,因为他年轻啊。你们觉得他嫩,就得替他承担责任。对不对?
问:很多剧拍出来之后,被吐槽的比起剧情更是演员的演技。包括这次入围名单中,似乎也有网上被骂到很惨的剧,怎么看待这些观点,这些观点会不会影响你对于它的评判?
高希希:我们只看作品本身。这个问题非常简单,还是怪导演。因为我自己是导演,我太清楚这一点了。一旦呈现或表现得不够完整,或遭受观众质疑,首要责任在导演。你在调配演员结构任务、表现任务的时候,你的评判标准不准确,你就不能叫cut,你得让他接着拍,一年拍不了两年,你把它拍好了才能放给观众看,这是最重要的。
另外你说的呈现,评判标准有很多类型。有些剧不一定是在演员表演上得到专家和观众认同,也可能在故事上得到专家认同。或者编剧、导演手段等其他手段,某一部分的准确性或优秀性得到观众和专家的认同。当然,观众的需求和观众的呼声,都是我们评判作品的重要参考数据之一,也算是一部分的投票分数,这很重要。
谈注水剧:就像美国肥皂剧,泡沫爆完了就结束了
问:最近市场上都在做主旋律题材,但很多主旋律剧对于年轻观众并不是那么友好,可能也没有特别高的市场反响。
高希希:我最不希望的就是听到所谓的“主旋律剧不友好”。因为主旋律可以非常融洽地友好,我们以前把主旋律的定位关系看得太偏颇了,认为喊口号或者模式化就是主旋律。这一类就有人专门看,普通观众就不看了,这是完全错误的。
从我的创作概念来看,讴歌我们时代生活、讴歌民众的就是主旋律,主旋律的范围应该是很大的。当然我觉得优秀的影视作品除了昂扬向上的主题以外,最重要的是好看。好看的细节,好看的故事,以及它的人文情怀。因为只有这些是真正贴近观众的,你不把温度拍出来,观众是没法认同的。
前几年的主旋律作品,稍微让观众这么理解是一种错误。主旋律是可以和观众一起共融在一起的,不是说不好,而是具备他们愿意直接面对的故事内容和结构。这一点也是我们需要努力去做好的。
download 高希希
问:大家都在说影视行业动荡,人人自危,比如很多排播剧一直在发生变动,在这种情况下作为从业者该如何自处?
高希希:我只做一件事,就是认认真真把戏拍好,用我所感受、所理解的价值观或主题内容,去表现我所要拍的作品。实际上我个人认为,这个提名奖所颁布的10部作品都应该是昂扬向上的。至于部分作品为什么没播出?它可能有方方面面的原因,也许电视台就在这个时候不想播了呢?电视台是一个企业机构,它有各种权力,包括调整节目的权力。一般情况下,我们可能都会归结到所谓的政策上,不过这个我没有资格、也没有权力去做评判。
问:注水剧现象近些年愈发严重,30集能讲明白的剧一定要拍成70集,反倒过去的老剧10集、20集就能把一个故事讲得非常清楚、非常精彩、很多人已经不看新剧,只是翻来覆去看老剧,对此怎么看?
高希希:还是创作态度和创作思想的问题,就是你面对所创作的作品如何更好去把控。确确实实,过去我们有些优秀的作品能脍炙人口、流传下来,就是因为创作者严谨的创作态度和精益求精的创作风格,十几年来,观众还在谈论它,这个非常重要。
所谓注水,我没法用一个概念来评价。但我觉得这种注水的作品它一定留存不了多久,这就像美国人产生的肥皂剧一样,泡沫爆完了就结束了。它可能是适应某一个观众群。有些人还在看,那就说明还在适应某一个观众群。一旦他们也不看了,估计也就没了。
标签:
共0条

    专题报道

    • 暂无专题报道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