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新闻正文

一线 | 王小帅谈《地久天长》:删掉的30秒让我想抽自己

腾讯新闻一线 2019-03-18 14:45:44 0阅
腾讯《一线》报道 作者:邵登
《地久天长》路演近日来到深圳,导演王小帅、主演王景春、咏梅来到深圳博纳影城与观众见面。见面会中,新晋柏林电影节最佳男、女演员的王景春、咏梅分享了他们塑造角色的心得。路演当天恰好是二人在柏林获奖的周月纪念,王景春打趣说,“晚上要去好好喝一杯。”谈及影片的遗憾,王小帅称由于片长近三个小时的原因让自己受到了很大的排片压力,片中一段王景春、咏梅给儿子洗澡的三十秒戏份被自己狠心删掉,事后想起来难受的想抽自己大嘴巴子。
太幽默:王景春改片名《刘耀军和他的儿子们》
当天的映后活动中,王小帅分享了《地久天长》英文译名《So long,My Son》定名的故事。他称,
自己最初想表达的意思是“A moment so long”,时间在某一刻停止了,那一瞬间如此漫长。对于这个名字,团队成员觉得不错,但剪辑师觉得还有可能更好,他:“一下子说了So long My Son,大家说可以,所以我们定下了,这是人生的五味杂陈。” 王小帅导演说完,王景春接过话茬的打趣让观众笑成一片:“刚刚听导演说名字的事,在我心中也有一个名字,不叫《地久天长》,叫《刘耀军和他的孩子》。”意指片中刘耀军儿子众多,除了故去的亲生子,还有养子以及干儿子。
谈表演:王小帅佩服两位演员的真听真看
一部电影包揽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男、女演员奖,表演无疑是本片最为重要的部分。有观众指出片中最为喜欢的一场戏是杜江饰演的浩浩向干爹妈夫妇道出积压在心中多年的事实真相,王晶春的咏梅的表演十分隐忍,王景春表示,“那一场戏,我们心里都知道这件事,咏梅老师有一句台词’说出来吧,说出来就好了’。我们知道是浩浩的原因,但我们不说,因为他还活着,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打死不能说,一个字都不能说。我们这么多年来一直都知道这件事,只是需要浩浩把这件事说出来。” 咏梅称:“我们就是倾听,原谅别人等于对自己和对别人的救赎。丽云当时哭了,因为她听到自己孩子当时离开的真相所以哭了。”
谈及拍摄这场戏时的感受,王小帅称:“那时候我很佩服他们二位,他们是真听真看,像生活一样。他们就这么坐着,一动不动的坐着。杜江这位演员在摄影机边上实时给他们演,咏梅的眼泪真的在那一瞬间就流下来了,镜头里触动了。还有一个是王景春演这部戏时,他在多场这样的戏绝对不能哭出来,他们夫妻俩最后的默契程度让大家喜欢,关键时眼泪默默的下来。女人再坚强,那一瞬间眼泪就下来了,我要求王景春绝不能哭,他要做到是非常难的,他要忍住,有好几场戏他们是非常厉害的。”
被问及如何与王景春做到如此强的“CP感”,咏梅称:“我们演员必须互相成全,这个剧本太好了,所以愿意把真诚的东西放在里面,这是相互成全。如果有这个心境,不和谐也会和谐的。”
除了演员的表演外,特效化妆也帮助了演员的塑造。王小帅称,电影从主角26、27岁拍到59、60岁,这样一个年龄阶段是无法换演员来演的,在开拍之前,他很怀疑能否用一个人表演这几个年龄段。“如果要拍下来,只能克服妆容。”
王小帅称,剧组在找大量的化妆团队,最终年轻妆找了一家台湾团队,并且还在演员的脸上打了点,以便后期时的精修。而老年妆更难办,如果演80岁的老人,可以做假头套,而本片中的老妆只能在演员的脸上进行处理:“后来我们在英国找到现在合作的团队,他们拍过很多,其中最有名的是《朗读者》,要给他们脸上倒模,一片片的做,真和假之间拼合。”王小帅称,在拍摄时,现场有几个老外围着演员随时补妆,由于天气冷时演员的脸上会起皱和泛白,王景春则补充说,一个妆至少要花4个小时,卸妆还要再花上一个半小时。
谈片长:电影是遗憾的艺术 后悔删掉30秒
《地久天长》采用非线性的剪辑方式,最终片长近三个小时,谈及创作理念,王小帅认为自己想要表现的是普通人的善良,用普通人的生活反应宏观的社会变迁:“以年代推,别说三小时,可能五六个小时也无法讲述这么一大段东西。我犹豫过,差点放弃,觉得不可能。大家一直警告我电影院必须要在两小时以内。我不管,这个电影可能不是为了商业或者不是为了别人,我们怎么忍心忘了一路走来的中国老百姓,做不到忘记。所以我拍一个电影,留下一点东西。”
王小帅称,为了能够展现这样一个大时代,自己选择了跳进跳出的讲述方式,“我采取的是平时人生活里讲述故事的方式,你在讲述过去时,往往不会按照时间逻辑走,而是会讲重点,再推这个时间之前发生了什么。听者并不会因为你必须从头讲才听得懂,时间就像一个尺子,我知道从头到尾是怎么回事。拍时间跨度这么长的,我只能采取这个办法,否则流水帐似的无法完成。” 王小帅称,最初剪出过一版四个小时的版本,后来剪再成了三个小时,“既然做这个戏不能逃避这个问题。我特别遗憾,我认为应该比这个长,压力很大,所有人都跟我说长,影院无法排片。我拿掉了一场戏非常后悔,差点扇自己大巴掌,你们(对王景春和咏梅说)给孩子洗澡那一段特别生活,你还给小孩吹屁股,我非常后悔,这个片断只有30秒。现在中国的固有让我们的创作缩手缩脚。但电影院没法给这样时长的电影好的排片也是现实存在的,所以电影是不是遗憾的技术?是。”
标签:
共0条

    专题报道

    • 暂无专题报道

    今日推荐